路透社9月8日发表题为《查尔斯,充满矛盾的英国新君主》的文章,作者是迈克尔霍尔登。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母亲伊丽莎白女王在9月8日去世,查尔斯王子终于成为英国国王和14个英联邦国家的元首。

这个角色将是艰巨的。他已故的母亲深受拥护和尊重,但她留下一个在一系列问题上声誉受损和关系紧张的王室。这些问题包括关于对白金汉宫官员种族歧视的挥之不去的指控。

现年73岁的查尔斯直面这些挑战。他是英国1000年来登基时最年长的君主。他身边的第二任妻子卡米拉招致公众的不同看法。

他因为与植物交谈和痴迷建筑和环保而受到嘲笑。人们还将长久地将他与已故戴安娜王妃的首次婚姻失败关联在一起。

支持者说,这是对他所做努力的曲解,他被误解了,他在气候变化等领域走在时代前面。

他们认为,他深思熟虑,关心来自各个社区和各行各业的英国同胞。他的“王子信托”慈善基金自近50年前启动以来,已经帮助失业和弱势年轻人达100多万人次。

查尔斯曾在一部电视纪录片中说:“问题是你处于一种左右为难的境地。如果你什么也不做他们就会抱怨。如果你试图开始工作,做点什么来提供帮助,他们也会抱怨。”

查尔斯一生都在一个现代化的君主制当中处于两难境地。这个君主制试图在迅速变化、更加平等的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维持赋予该制度魅力的传统。

查尔斯菲利普阿瑟乔治于1948年11月14日在白金汉宫出生,当时是他的外祖父乔治六世国王在位的第12个年头。他从生下来就开始接受有朝一日成为国王的训练。

在1952年母亲成为英国女王后,时年只有三岁的查尔斯成为当然的王位继承人。他的成长经历与过去的王位继承人截然不同。

与之前的王位继承人接受家庭教师的教育不同,查尔斯先是到伦敦西部的希尔豪斯学校上学,后来又成为在伯克希尔的奇姆学校的住宿生。他的父亲菲利普亲王也曾就读该校。

查尔斯随后被送到戈登斯敦学校。这是一所位于苏格兰的寄宿学校,菲利普亲王也曾在那里就读。查尔斯把他在那里度过的时光描绘成地狱一般:孤独,受到霸凌。据报道,他说:“如同被判入狱一样。”

他再次违背传统,前往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攻读考古学、物理和社会人类学,但后来又改学历史。

在学习期间,他在1969年的一个盛大仪式上被正式册封为威尔士亲王(威尔士亲王的称号传统上由王位继承人拥有)。他在威尔士的一所大学度过了九个星期,他说在那里他几乎每天都面临民族主义者的抗议。

与他之前的许多王室成员一样,查尔斯参了军。他先是于1971年加入皇家空军,后来加入海军,一路晋升至扫雷舰“布罗宁顿”号指挥官。1976年,查尔斯退役。

作为年轻的王子,他呈现出一个潇洒运动的形象,喜欢滑雪、冲浪和潜水。他是敏捷的马球运动员,还作为赛马骑手参加过许多竞技比赛。

1979年,他的叔祖父蒙巴顿勋爵在爱尔兰共和军制造的一起爆炸事件中丧生。失去蒙巴顿勋爵对查尔斯产生了深刻影响。

1976年离开海军时,他寻求在公共生活中发挥作用,因为宪法没有明确规定王位继承人的职责,这表明他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

他在一部为庆祝自己70岁生日而制作的纪录片中谈到自己的角色时说:“这就是它如此有意思、如此富有挑战、当然也如此复杂的原因。”

然而,对英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人来说,查尔斯将永远与他同戴安娜斯潘塞女勋爵注定失败的婚姻和他与卡米拉帕克鲍尔斯的恋情关联在一起。

1981年,他与戴安娜结婚,全球约7.5亿观众观看了婚礼的电视实况转播。新娘似乎是完美的选择。

起初,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两个儿子威廉和哈里分别在1982年和1984年出生。但在幕后,这桩婚姻出了问题。这对夫妇于1996年离婚。

1997年,戴安娜在巴黎的一场车祸中丧生,媒体对查尔斯和卡米拉的愤怒铺天盖地,他的公众支持率随之下跌。

在此后的几十年里,他的地位有所提高,尽管他仍然不像母亲那样受人爱戴。2005年,他终于与卡米拉结婚。后者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以随和的行事风格赢得更多的接受和称赞。

在小报窥探他情感生活的背景下,也难怪他与媒体打交道时常常是暴躁的,而且他还毫不掩饰对狗仔队的鄙视。

他曾在1994年说:“我真的不太擅长充当会表演的猴子。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我不愿意他们想让我表演时我就去表演。”

虽然媒体想聚焦他的私人生活,但查尔斯却想在社会和宗教问题上畅所欲言,而且从不回避在对他很重要的问题上表达看法。

在一些人看来,他的角色是难以完成的要么被指责干预政治,如果他对社会问题有兴趣的话,要么就有可能被贴上“娇生惯养的王子”的标签。

查尔斯在2021年接受电视采访谈到气候变化问题时说:“你觉得为什么我这么多年来做了所有这些?因为我关心子孙后代,而且一直这样做。”

20世纪70年代,英国经济陷入困境,他用自己7400英镑的海军遣散费资助社区计划。后来,在城市因骚乱和失业率上升而变得破碎的情况下,他的“王子信托”基金开始帮助处境不佳的年轻人开办自己的企业。

他说:“假如我没有关注这类事,我就会成为一个视而不见的笨蛋。我记得当时我想到,我确定可以做些事情来提供帮助。”

除了王室义务或公益活动,查尔斯最快乐的时候是在他位于英格兰西部的海格罗夫庄园的花园里,或者像他已故的母亲一样,在王室位于苏格兰的庄园的野外散步、钓鱼。他还在那里画水彩画。

他喜欢修剪绿篱,还写了一本儿童读物《洛赫纳加山的老人》。他也对艺术充满热情,尤其是莎士比亚、歌剧和伦纳德科恩作品。

助手们说,私下里,他喜欢从“邪恶的幽默感”中取乐,但他也脾气暴躁,要求苛刻。

一些与他关系密切的人说,他善良而勤奋。朋友和敌人都说他忠于职责,大多数时候处理文件直到午夜。

威廉在一部纪念父亲70岁生日的纪录片中说:“这个人永远停不下来。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小时候,办公室给他送来成堆成堆的工作。我们甚至无法到他办公桌前对他说晚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