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合肥街头!19岁荷兰美女冒着酷暑散发传单!竟是为了

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在父母怀里撒娇是件很幸福的事。不过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没那么幸运在自己亲生父母身边长大,所以心中有很多的遗憾。19岁的荷兰籍华人女孩王东慧,近日踏上回合肥撮镇的寻根路,她在肥东撮镇街头发送传单坚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像很多被外国夫妇收养的中国女孩的一样,东慧在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她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和一双乌黑的眼睛,而这明显不是遗传于身边金发碧眼的养父母。“我来自哪里?我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这些被隐藏在岁月里的身世之谜像一颗种子在东慧的心里生根发芽,逐渐长大。7月28日,在养父母的陪同下,19岁的荷兰籍华人女孩东慧不远万里来到了合肥,回到生命开始的地方,寻找当年将其带到这个世界的亲生父母。

东慧说,她对亲生父母没有任何怨恨,因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遗弃孩子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东慧并不是来肥东寻亲的第一个荷兰女孩,在她来中国的前一个月,一个名为梅东的荷兰籍华人女孩也曾经来这里寻找着自己的亲生父母,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回到荷兰后,梅东在自己的社交网站分享了自己的寻亲经历,网帖刚好被东慧看到,相似的身世经历激发了东慧前往中国寻亲的愿望,养父母决定陪女儿一起前往中国寻找自己的“根”。

和梅东一样,东慧也是刚出生不久便被遗弃在肥东福利院的门口,收养文件上显示,

当时保育员刘云兰在门口发现了啼哭的女婴,由于找不到女婴的亲生父母,刘云兰把她带回了福利院,院长给这名女婴赐名“王东慧”。

2001年4月8日,荷兰来的梅德利夫妇来到肥东,收养了1岁半的东慧。在荷兰,活泼可爱的东慧带给了梅德利夫妇很多欢乐,为了不让女儿忘却自己的身份,梅德利夫妇并没有另外给东慧取名,只是在原有姓名的基础上,增加了自己的姓氏。Dong Hui Medley是她的英文全名,每当养父母称呼自己的姓名,东慧总觉得内心十分温暖。“有关福利院的一切我都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好像这个名字一直留存在记忆里。”

在梅东的帮助下,东慧联系了中国的随行翻译朱良骝,7月30日,在翻译的陪同下,东慧来到了肥东县撮镇镇,这里是肥东县福利院的旧址,当初东慧正是在这里被收养,只可惜时过境迁,老的福利院早已搬迁,留下的寻亲线索也寥寥无几。

东慧不肯放弃,她打印了400多份寻亲启事,张贴在福利院周围的农贸市场和老旧小区。36摄氏度的高温,东慧的穿梭在大街小巷,身边的养父母尽管不会说中文,也在非常卖力的帮助女儿打听亲生父母的下落。

梅德利夫妇说,自己非常的爱女儿,女儿想寻找亲生父母,他们想尽全力去支持女儿。“这是我们送给女儿一份最珍贵的礼物,我们希望她能找到,对每个人来说,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很重要。

这是我们第一次回来寻亲,不知道能否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但是我们不会放弃的,我们会坚持下去,我相信这会是一段非常美妙的旅程。”梅德利夫妇坚定地说道。

一天的寻亲没有任何结果,但乐观的东慧却表示自己很开心,由于行程原因,在合肥停留了三天后,东慧就返回了上海,在那里他们将停留10天,并于8月10号返回荷兰。东慧说,自己九月份即将步入大学,那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南部的一所现代化大学,由著名设计师jan des bouvrie创办,她选择了自己热爱的设计专业,因为她想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设计。

“我不会放弃寻找我的亲生父母,我盼望着有天能够见到他们,盼望着我的很多问题能够得到解答,这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我也想让他们知道,我对亲生父母没有任何怨恨,我知道,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遗弃您的孩子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东慧告诉记者,自己被发现时,臀部上有蒙古斑点,还患有寻常性鱼鳞病,属于轻度的皮肤病,这是一种遗传性角化障碍性皮肤疾病。

为了能够尽快找到亲生父母,她也在肥东县公安局留取了一份DNA血样,希望自己的亲生父母能够前往公安局进行比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